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言论

黄洁夫:希望中青年一代将我国建成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时间:2015-11-29 07:57:18  来源:  作者:

  第十届健康与发展中山论坛、2015年吴阶平医学奖颁奖大会于12月28日至29日在广东中山大信商务会议中心酒店隆重举行。

  我国杰出的器官移植及肝胆外科专家黄洁夫教授荣获2015年吴阶平医学奖。会上,他发表获奖感言并作了《器官移植与生命尊严》的专题报告。
以下是演讲实录,根据录音整理:
1.jpg
 
器官移植已超越医学领域,是人的尊严问题

  器官移植无论是古今中外都是人类的梦想,如何做器官移植,深层次来讲是人尊严的问题,超越了医学领域社会的问题。国际上器官捐献、移植就是跟他们的脑死亡立法联系在一起,我国多年来脑死亡没有建立立法,阻止了器官公民捐献体系的建设。西方是以个人同意就可以捐献,可是中国叫做家庭的同意才是关键。加上医疗改革过程中,医生和病人的关系,现在是处于紧张的状态,如何让医生和病人在最危重的时候,让器官得到生命的延续,在我国也是比较难以实现的,而且我国是发展中国家,社会保障不能全覆盖。
  由于种种原因,就变成了我国的器官移植从一开始就跟死囚犯联系在一起,就是死囚和家人的同意,无偿的情况下,是可以用死囚器官的,这样就诞生了几十年中国的器官来源就是依赖于死囚。开始是没有经济成分,也确实很严格,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这个东西慢慢的变成了潜规则,变成很有猫腻的地方,我国成为唯一一个系统的用死囚器官作为器官移植的国家,严重损害了国家的政治形象,严重影响了医疗卫生的高尚纯洁。敬畏生命是医疗卫生道德最基本的要素,器官的来源使我国成为受人权社会攻击的第一目标。
  世界卫生组织2006年制定了基本原则,死囚没有权利、条件表达自己的意愿,因此捐献是自愿的之说就有很大的问号,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就说,不允许使用死囚器官。

 
必须确立自有公民器官移植捐献的唯一体系
  十八大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中国梦,这是中国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其中特别提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不仅仅是GDP,不仅仅是军事实力,更重要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新的时代要发扬光大。这样才是文明的国家,才是伟大复兴的国家。
  我想器官移植的来源从死囚转向公民捐献,是从吴老开始,这里面还包括吴老的希望。吴老、裘法祖等老一辈医学家认为中国应该建立公民器官捐献的体系,裘老在临终前的一个星期给我打电话,他就说黄部长,你要带领中国的器官移植,摆脱对死囚器官的依赖。

  1998年哈佛大学跟麻省理工学院邀请吴老师作为访问学者,也希望吴老带领一位年轻的教授共同成为聘用教授,吴老师就带着我受聘为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访问教授,至今为止,吴老已经离开了我们,历史上只有我和吴老的名字在这两所大学。
  中国落后的不是民众的观念,而是落后的管理体制。2005年,我在菲律宾第一次承认中国的器官移植来自于死囚,引起了轩然大波,回到国内也有很多的麻烦,很幸运,我回来后在很多的争议声中,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坚决支持。

  从此,2006年在广州我开始了全体器官移植改革的决心,从2006年开始,决心要摆脱这一依赖,建立公民捐献的体系。在2007年颁布了第一部条例,刑法修正案规定了器官买卖是非法的,严重的可以判死刑。2009年开始启动全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红十字会在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013年李斌同志代表中国政府承诺要建立公民捐献的体系。 后来我们在杭州开会,发表了杭州宣言。同时制订了所有医生都要敬畏生命的原则,向所有的捐献者致敬和问安,这是医生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器官移植的希望在医院,在ICU,在医院的手术室,绝不能在刑场。
  去年四中全会制定了依法治国的精神,在中央的坚决支持下,也是习主席的坚决支持下,由我牵头发表了中国法治情况下,建立中国的器官移植体系。我们的移植体系就是这个顶层设计的部分,部分完成的,部分还没有完成,还是新生的婴儿,还有很多的困难。
  林肯当时说,美国的奴隶制和自由公民制不可能同时存在,否则这个国家就会消亡。我国的器官移植也一样,如果同时公民捐献和死囚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那么体系就永远建立不了。自有公民捐献是唯一的体系,我国的器官移植才可以站在世界的舞台上。

 
死囚捐献器官全面停用 中国人自愿捐献达历史最高
  2014年12月3日宣布公民捐献成为中国器官移植唯一合法来源后,2015年实现了迅速发展。以前大家担心,取消了死囚器官移植,中国就没有人替换了。2015年至今的结果显示,公民捐献器官已经远远超过了死囚的数量,公民特别的踊跃。中国的公民和文化绝不是器官贡献的障碍,障碍是我们的体制,我们的管理体制,我们管这些事业当官的人要有作为。
  从2010年到现在,器官捐献的数据74%是公民死亡后捐献的,26%是公民的亲属捐献,也就是说100%都是公民捐献的。
  目前中国的器官捐献移植体系还是是新生的婴儿,希望全社会共同努力把他培养成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希望这个成年人能拿奥运会的金牌。

 
希望中青年一代将我国建成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我做中山医科大学校长的时候,改革碰到了很多的困难,我问吴阶平老师怎么克服这些困难,他当时用老子的话说,克人则利,克己则强。一个人能打胜其他的人是靠自己的力气,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要成功,关键是要打败自己,克服自己。这就是天下为公,我们要遵循器官捐献和移植普天下共同的道德。
  明年我就70岁了,希望包括吴阶平医药创新奖获奖者在内的青年一代的医学工作者,接过吴老的旗帜,将我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推向历史新高,使我国正大光明的成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这是马拉松赛跑一代接一代,吴老师交给我们,再交给创新奖的中青年一代,将我们的医学事业推向前进。
  今年的10月17日在韩国举行的全球器官移植大会上,全票通过中国进入到国际移植大家庭。2015年1月1日起我们实现了目标,所有的器官捐献都是公民,因此国际社会给予高度的表彰。
  我前天从菲律宾飞到北京,接受了顾氏国际和平奖,我想这个奖项不是奖励给我个人的,而是中国国家的进步,是集体的荣誉,是时代和国家开始被世界所认可。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医疗卫生事业特别是器官移植上的体现。

 

相关链接:摘自人民日报

每个生命都有尊严,国家才有尊严
推动中国器官移植改革而获奖
  11月25日,2015年顾氏和平奖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颁奖典礼。一位69岁的老人、著名肝胆外科医生黄洁夫,成为中国大陆首位顾氏和平奖获得者。
  “这个奖不是颁给我个人的,是颁给中国所有从事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工作者的。这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社会进步的高度认可。建立一个阳光透明的公民器官捐献体系,是几代器官移植医生的中国梦。今天,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黄洁夫说。
  顾氏和平奖是联合国承认的两项国际和平奖项之一,旨在表彰对世界和平有卓越贡献的人士或组织。本届顾氏和平奖颁给黄洁夫,是因为他在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方面贡献突出。
  2014年12月3日,在昆明召开的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会议上,黄洁夫郑重地向全世界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
  这项改革成为中国器官移植的里程碑,得到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移植协会的高度赞誉。
  由于中国今年成功地实现了由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来源的转型,2015年10月17日,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移植大会上,理事会全票通过一项决议,欢迎中国进入国际器官移植大家庭。
  黄洁夫指出,一个伟大国家的尊严,与每一个公民的尊严紧密联系在一起。当每一个公民都有尊严,国家才有尊严。一个国家的影响力不仅体现在GDP上,更体现在价值观上。尊重人权,尊重法治,标志着中华文明的历史新高度。
  “我衷心地感谢千千万万的捐献者及其亲人,是他们无私奉献的生命礼物,使我国移植事业走上了阳光大道。目前,中国正以无可争辩的伦理方式登上世界移植舞台。几年之后,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移植大国,这将是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新贡献。”黄洁夫说。
统观念不是器官捐献的障碍
  2010年之前,我国能做器官移植的医生和医院数量十分有限。直到今天,全国只有169家医院具备一项或多项移植资质。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仅一两百人,能做心脏、肺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仅20多人,严重制约了我国移植事业的发展。另外,那时器官的获取方式,也严重影响了移植医疗的质量,移植术后的感染率很高,我国移植医疗难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在器官移植中,有很多心脏、肺是浪费掉的,因为没那么多医生会做手术。现在,器官捐献透明了,年轻医生可以学了。我希望有关部门加快医院移植服务能力建设,将具备移植资质的医院扩展到300余家,培养年轻医生四五百名,这样才能满足公众对移植医疗服务的需求。”黄洁夫说。
  “过去,中国绝大部分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生都很无奈。一方面,患者器官功能衰竭需要救命;另一方面,我国没有一个器官捐献的体系,需要采用死囚的器官。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办法,大家都盼望有一个公民捐献的渠道,让移植医疗符合医学伦理,使医生能够敬畏生命,维护医学的纯洁与高尚。”黄洁夫说。
  曾有不少人担心,受传统观念影响,中国人不愿意器官捐献。但事实恰恰相反。自今年全面停用死囚器官以来,我国器官捐献和移植数量创下历史新高。截至2015年11月9日,公民捐献达5384例,捐献器官14721个。估计今年器官捐献数量包括亲体捐献在内将突破万例,是历史上数量最多的一年,也是移植成功率及其他各项指标最好的一年。
  黄洁夫表示,这充分证明,只要有好的管理体制,传统观念不是器官捐献的障碍。只要捐献体系是阳光、公开、透明的,大多数公民都愿意参与。他说:“按照依法治国的精神,我们不能在现阶段采取和依赖过去的渠道。所以,必须建立一个阳光的公民捐献体系,通过电脑公平公正地分配。”
官移植改革是“自我完善”
  “中国移植医生急切盼望建立一个合乎伦理的公民器官捐献体系。”黄洁夫说。
  2005年7月,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高层会议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在这次大会上,很多国家代表追问:“你们的器官是哪里来的?”黄洁夫在与各国代表交流中直面器官移植中的问题和不足,表明了中国将推进器官移植改革的决心。“这项移植改革工作,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坚决支持。”他说。
  2007年5月1日,国务院颁布的《中国器官移植条例》正式实施,标志着中国器官移植步入法治轨道。2010年,《刑法》修正案(草案)增加了“器官买卖罪”,严厉打击器官买卖行为。
  在一次演讲中,有人问:“中国为什么使用死囚器官?”黄洁夫说:“过去中国使用死囚器官,并不是国家法规,而是医生为了挽救垂危生命不得已的做法。事实上,很多发达国家在器官移植初期,都曾经使用过死囚器官。但是,一旦建立了公民捐献体系,就取消了死囚捐献。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使用死囚器官也只是权宜之计。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由司法渠道分配器官的方法应该摒弃、应该革新,中国正处在这个改革的过程中。任何一个国家和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一个国家和个人的伟大,不在于没有缺点,而在于能够发现缺点,知错即改,自我完善。”
  在黄洁夫的印象中,有座雕塑名叫《自我完善》。一位少女手拿锤子,正在敲击自己的身体,因为她的下半身还未完成。这座雕塑寓意深刻,就像中国正在进行的器官移植改革事业。虽然改革过程是艰辛的,但前景是光明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中山市委副书记、市长--陈良贤
中山市委副书记、市长--陈良贤
中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梁卫华
中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
中山市副市长--吴月霞
中山市副市长--吴月霞
中山市副市长--杨文龙
中山市副市长--杨文龙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All rights reserved by zhongshan forum.2013 粤ICP备06118150号 
版权所有: 健康与发展中山论坛 组委会
吴阶平医学奖颁奖大会